清心真言

有一群孩子在海邊嬉戲玩耍,他們的歡聲笑語此起彼伏,他們在與海浪相擁,讓水滴濺上自己的笑眼。

其中有個孩子卻站在遠處觀望著他們,他的那雙眼睛渴望著追上同伴,與他們一起做遊戲,每當他鼓足勇氣走過去,當兩隻小腳丫碰到澎湃的海水,當他因快要迎向所期望的樂趣而快樂時,恐懼就會襲來,他會迅速將兩隻小腳丫收回去,然後原路返回,遠離海水,只滿足於觀望和遐想。就好像海水在等著他走進,然後就會將他吞沒一般。

 

這個孩子就這樣一直猶豫不決,直至一天過去了,他身上只有腳趾頭沾到了水,然後他傷心地回家去了。就是他那莫名的恐懼阻止了他去享受,那些大膽無畏的夥伴們所享受的樂趣。

 

高處的人與善功的關係,就好似這孩子與海浪的關係。他們害怕深入各種善功,即使是輕微地涉足也罷。

 

我用 ‘高處的人’,這一詞彙來給這類人命名。安拉在《高處章》中提到了這類人,那章《古蘭經》的章名就包含著相似的名字,即高處。那是一個將天堂和火獄的居民隔離開來的地方。他們中間將有一個屏障。在那個(屏障)的高處將有許多男人,他們借雙方的儀表而認識雙方的人,他們喊叫樂園的居民說:「祝你們平安!」他們羡慕樂園,但不得進去。(7:46)

 

他們經常在二者間往返。他們知道哪些人是遵循真理的,但即使知道也罷,卻未選擇與他們為伍;他們也清楚哪些人是處於荒謬的,卻與他們相伴,對他們的荒謬沉默不語,但他們並未選擇完完全全加入他們的陣營。

 

他們在今世就是這樣彷徨不定,他們在天堂之外的狀態依然是彷徨不定。

 

當他們借有差別的儀表辨認出兩夥人,當他們認出天堂的居民之後,就呼喊對方。同樣的,他們也能認出幹罪者火獄的居民。當他們的眼光轉向火獄的居民的時候,他們說:我們的主啊!求你不要使我們與不義的民眾同住。(7:47)他們也害怕這個自己身處的孤寂且惡劣的地方。知道自己未擺脫它,是因為自己疏忽了對安拉的順從,以及徘徊於二者間的緣故。

 

有些人一輩子都是猶豫不決徘徊不定。這類人沒有確定自己的方向,沒有做出斷然的抉擇,繼而堅持走下去。

 

這類人在今世生活在一個高處,生活在真理與荒謬之間。我們為之擔心他會成為後世中處在高處的人。他們的問題很簡單,就是藏在選擇中,藏在做出斷然的抉擇中。

 

高處的人身上並未出現明顯的惡事,或是巨大的罪過。他們的癥結在於沒有做出抉擇,沒有去品味和嘗試。當他們嘗試時不會將其拿起來,當他們拿起來時不會認真品嘗。古蘭經文將他們的歸宿懸而未定,正如他們在今世也是懸而未決一樣。

 

在複生日,他們將在高處中間停留很長時間,因為他們在今世也是站在了中間。

 

沒錯,是有些經訓說,他們會在一段時間後進入天堂,但問題是那會是在什麼時候?是在經過多少年的等待後?

 

當他們看著周圍的人被請進天堂或是被趕入火獄,只剩下自己在恐懼和希望中等待時,這種心理上的懲罰是何等的痛苦。

 

沒錯,就是心理上的懲罰,據我們所知,沒有經訓傳來說他們會遭受物質性的懲罰。但最終這種艱難是他們自己該受的,因為他們曾經對走真理之路猶豫不決徘徊不定。當他們看到天堂,卻又未能進入,內心指望著進天堂,這時,他們的恐懼到底有多大,他們的憂傷到底有多深!這就與他們在今世觀察路途,卻不涉足是一樣的情形,他們就該待在那孤寂之地,就該忍受言簡意賅的古蘭經文所總結的那種淒慘。他們羡慕樂園,但不得進去。(7:46)

 

這句經文描述了他們無比渴望進入天堂,享受其中的恩典。但那天只有安拉知道它的長度他們只是指望而已,卻什麼也做不了,就好像在今世中,他們的各種論調都未切實執行,並未完全選擇真理是一樣的。

 

等到他們渾渾噩噩、玩忽懈怠地度過工作時間後,他們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那就是忍受孤寂和渴望著進入天堂。

 

他們在後世中渴求進入天堂,但卻因為在今世沒有做出斷然的抉擇,所以在複生日他們就該待在高處。

 

伊斯蘭之光【作者:穆罕默德.阿裡.優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