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真言

人人皆知,心靈是一個人成敗的最關鍵,其之健康發展、病菌侵蝕均直接影響身體展現出的行為,其健則康,其腐則敗。

正如穆聖聖訓提到(求主賜福他)人本身最為貴重的便是心,它是知識的中樞,善惡行為最終指導處,肢體則配合響應執行,猶如主人與僕人之關係。當伊布里斯(惡魔)知道心對掌控人之重要性後,用盡各式各樣計謀,設下無限的陷阱,他更容易失足犯錯,當牢牢被套住後就無法抽身遠離,唯有誠心不斷向真主懺悔、改善,堅持意志心靈、軀體同時迴響真主,方得解脫。

 

如真主所說:你說我求庇於世人的主宰,世人的君王,人類的掌權者,免遭潛伏的教唆者的毒害,他在世人的胸中教唆,他是屬於精靈和人類的。(古蘭經1141-6)

 

心靈的健康重要性如清高真主所說:即財產和子孫都無裨益之日。」惟帶著一顆純潔的心來見真主者,(得其裨益)。(古蘭經2688-89)。

 

當家庭、個人或團體間發生紛爭問題時,往往都因某個人對事情的決定趨向以大眾期望有別而引起,屆時被定位為違反常理或不合乎需求等做法,那麼由個人至社會等所有犯法不良事情都因個人或代表社群的人出了錯誤的決定。這些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每天都以不同的名稱呈現在人間,為此真讓人心膽俱裂,如何改善心靈是好。


為能進一步了解伊斯蘭對心靈的看法與倡導,分類介紹心靈大致分為:

 

一、健康心靈:其便是審判日之關鍵,其知養主,健康心靈在不同領域有不同解釋,不過伊斯蘭教之健康心靈即是;對真主所有禁令順從得益,拋棄有爭議、有疑之事宜,全聽照穆聖(求主賜福他)的教導,無任何給真主舉伴行為。

二、無靈之心靈:其以上心靈恰好相反,其不知養主,更不遵從真主之禁令。他只盲從自己的私慾,即使造受真主的譴責、懲罰,他任執迷其中,喜著、怒著、哀著、樂著,只為追從他的私慾,無知驅使他的人生,只為達到人生最終目的,直道走到人生最後一程,才發現原來曾經的執著、追捧、信仰卻是使他失敗了。

三、病危的心靈:其有靈便知尋求真主喜悅,同時也被私慾纏綿。有時嫉妒、高傲、貪奮駕馭,導致戰時性的脫離現況。即是在善與惡之間徘徊不定,任處煎熬中。
若真主欲賜其心靈光芒則有生命跡象,若祂無賜此光芒則無生命跡象。正如真主所說:一個人,原是死的,但我使他復活,並給他一道光明,帶著在人間行走,難道他與那

在重重黑暗中絕不走入光明的人是一樣的嗎?不信道的人,這樣為他們的行為所迷惑。(古蘭經6122)明確說明假若真主要引領一人,即使是心靈無靈(不信道者),將賜信仰,引領正道,使其心靈如死後被復活。這點清楚闡明心靈活的跟心靈死者大有不同。但真正獲指引領之人,別認為是輕而易舉之事,若無真實透過尋覓真理、求實、並遵照執行而有益他人之舉,是不會獲得其真諦。如時光章(古蘭經1031-3):以時光盟誓,一切人確是在虧折之中,惟信道而且行善,並以真理相勸,以堅忍相勉的人則不然。

真主以時光會盟誓,該時間內有人成功,有人失敗。惟有他真正相信真理並一一用行動闡釋者,後將此善舉相傳他人,學識、行善使其長慧更學會寬容大度。

                                                                                                                                                      

如伊本.泰密耶所說:心靈如身體般需要好好培育發展,需以淨化惡念、善行來滋養,使其嚮往善念倍增。

 

即如此心是可以改善的,如人的性格是可以慢慢改善。不要持之以恒。


在此歸納了修心法則:


一、保持真主所創造之原有模式,並無條件接受承認遵從
二、信仰獨一化,避免任何牽扯、動搖至其的信念行為等。
三、深化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至其照明他人所有內外行為。
四、以古蘭經療愈心靈。若心懷疑點或不滿之處,可透過無限解答的古蘭經找到答案,並滿足其心靈所需,漸而得以改善,排除心靈雜病,加強指導其至正確思索道路;奔取善舉拋棄惡行之心靈,使其得以取悅真主。
五、拋棄不良行為、異端動作,緊跟隨正確之先賢們的腳步。
六、多實踐應作的義務及宗教內可喜的事宜,遠離法定不受歡迎、憎惡等事宜。

 

心靈 - 告誡
行為正源自念      覓真理除疑點
行為偏源自念      認主一深化信
心靈病源自疑      拋疑業尋真理
心靈病源自欲      隨先輩步人生
先瞭靈後瞭心      托靠主必功成

 

馬超興兄弟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