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真言

當世界主要知識傳遞通道媒體被一些特定集團掌控在手,為達到其政治及商業目的時,易失衡,蓄意扭曲偏激地報導現像多不甚數,尤其是在西方勢力打擊伊斯蘭教時製造出的無數媒體術語來醜化伊斯蘭教及穆斯林。

在西方媒體的霸權語境領域裡,權勢於輿論基地話語權為社會精英所控制,這些精英基於自身的話語空間和意識形態對國內外事件做出不當的闡釋。作為平民大眾受制於這些媒體,為其輿論所引導,更有甚者,民眾會受到他們不負責任的吹鼓。在對瞄準打擊的國家地區的報導中,西方主流媒體利用捕風捉影,一概慣用手法體系為對方建構著“不良印象”;在針對伊斯蘭世界的語境中,以反恐為名,故意將伊斯蘭與極端主義等同,將穆斯林與恐怖分子等同,創造出了 “穆斯林恐怖分子、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聖戰、伊斯蘭恐怖主義、穆斯林血腥戰士、恐怖的溫床”等等詞彙。逐漸地在刻意構建著醜化“伊斯蘭形象”,盡其力導向他們的民眾遠離真實,也在誤導著其他國際媒體和民眾認同他們的說辭,並加於對伊斯蘭的迫害和誣衊。引述曾在一個訪問中奧巴馬舉例說到,如果一個基督徒是個殺人犯,還把自己的行為歸於宗教,人們又會怎麼說呢? “有個組織四處殺人、製造爆炸,卻宣稱'我們是基督教的先驅',作為一個基督徒,我不會讓他們宣稱我的宗教(要為這些事負責)還讚賞他們說'你是在為基督殺人',我會說,這真荒唐。”


 其實“語言是一種交際工具,但亦是一種傷害人的武器。說話、寫文章目的就是要將事實的經過及情況告訴大眾,以示公告。如實際的事情進度、改變應按實`情況報導,決不能偏袒一方,更不能使用措辭扭曲引導至虛假層面,最後大眾就跟著一邊倒地支持媒體!真主說:對人說善言。(古:283

眾人周知,伊斯蘭教是世界性的宗教之一,與佛教、基督教並稱為世界三大宗教。但由西方媒體帶領下諸多大小輿論中往往有意的將伊斯蘭同極端主義聯繫在一起,例如“伊斯蘭極端主義”,這句話讓普通的觀眾來理解,往往會認為伊斯蘭就是極端主義,容易產生歧義,久而久之,不了解伊斯蘭的朋友一提到伊斯蘭就會連想到極端主義。難道你不知道真主有過這樣一個比喻嗎?一句良言,好比一棵優良的樹,其根柢是深固的,其枝條高聳入雲(古:1424引述一段報紙的文章「專業學者舌戰愚蠢主播」文章中提到宗教學者阿斯蘭(Reza Aslan),舌戰CNN兩位主播的網路影片。他在文章中提到「CNN主播的愚蠢問題包括『穆斯林國家很落後,女性不准開車,不能投票,甚至還有國家至今仍有女性割禮的惡俗』,而且『穆斯林國家不但對女性不人道,也鼓動暴力』等等。「阿斯蘭對這些問題的回答是:『多數穆斯林國家,早已沒有女性割禮的問題,那是少數中非國家的問題,並非穆斯林國家的問題』,而且『厄利垂亞有百分之九十女性行割禮,衣索比亞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女性行割禮,但他們都是基督教國家』,至於像沙烏地阿拉伯不准女性開車,『那是沙烏地阿拉伯的問題,也並非穆斯林國家的問題』,更何況『穆斯林國家曾經選出過七位女性國家領導人』」「至於伊斯蘭是否鼓動暴力?阿斯蘭回答:『鼓動暴力,應被所有人譴責』,『但使用暴力的國家是獨裁政治的產物,跟宗教無關』,而且『伊斯蘭跟其他宗教一樣,祇是宗教而已,不鼓勵暴力』,『人可以暴力,也可以和平,但宗教不是』,『如果你是一個暴力的人,你的伊斯蘭教、猶太教、印度教,都會變成暴力』,就像『緬甸佛教徒曾經殺害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但我們不會說佛教鼓動暴力,而是說有些佛教徒使用暴力』

這些扭曲誘導的方式,蓄意的針對一方渲染報導,已經超越話語權的紅線,更不符道德規範,甚至還自我辨識乃係屬實報導!當今的大多媒體群似乎都感染了迫害伊斯蘭為目的症群,無限的迫害無辜為宗旨

近年來西方社會廣泛的出現伊斯蘭恐懼症群顯然這些都是來自媒體操縱而成,尤其2017年美國川普政府狹義的針對七個伊斯蘭國家的禁令,並大肆攻擊伊斯蘭教,讓人們認為穆斯林就是難民、恐怖分子,這給廣大的穆斯林群眾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和名譽損失,也不利於民族團結相反的如果這樣的禁令實施在其他種族、教徒身上又會怎麼樣呢???類似的詞彙倘若用在其他宗教信徒身上,稱為“基督教恐怖分子”“佛教怖分子”“印度教恐怖分子”“猶太教恐怖分子”等,人會接受嗎?當然是不會!無論哪一個宗教或族之極端勢力只是其中的部分,或極少數,直接支持、參與恐怖襲擊的更是極少數中的極少數。 若硬將其宗教捆綁一起攻擊特定的某個宗教族群這樣的言論詞彙是應該從媒體的裡消失,不該假借媒體公正力來詮釋不公正的理念,更不應該誤導大眾,致而族群之間不同宗教信徒之間彼此由好友變成敵對,這樣的情況每天的在加倍發生,真讓人遺憾。一句惡言,恰似一棵惡劣的樹,從大地上被連根拔去,絕沒有一點安定。 (古:1426

從根本上說,西方媒體的話語強權是西方社會推行其政治目標的工具,對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伊斯蘭世界和社會主義體系國家,顛覆其政權,促使其國家解體,一直以來都是西方國家的戰略目標之一。在很大 程度上,西方主流媒體作為西方的如火如劍喉舌也正是服務於這一目標。對於伊斯蘭世界的妖魔化和負面宣傳更是其長期的陰謀,需我們的媒體要共同擦亮眼睛,甄別用詞造,為構建民族團結,促進社會和諧而努力。是所有媒體和集體人員的職!故淨化語言文化環境應以道德規範使用詞彙術語,應當嚴格遵守信道的人們啊!如果一個惡人報告你們一個消息,你們應當弄清楚,以免你們無知地傷害他人,到頭來悔恨自己的行為。(古:496

(馬超興兄弟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