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真言

曾是世界最古老文明發源地之一的敘利亞。

曾經經歷腓尼基、赫梯、米坦尼王國、亞述、古巴比倫、古埃及、波斯帝國、馬其頓帝國和繼後的塞琉古帝國各個帝國時期後成為羅馬帝國疆域。至7世紀到16世紀初葉一直是伊斯蘭教傳播中心之一,18世紀法國侵入,1946年正式獨立。 1961年9月28日,敘利亞脫離阿聯,並重新建立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 1963年,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發動軍事政變取得政權,執政至今。 1967年阿以戰爭敘利亞戈蘭高地被以色列佔領。 1970年,哈菲茲•阿薩德領導「11月16日運動」,取得政權, 阿薩德家族統治至今,人民安詳地過著平淡的生活不過自2011年3月敘利亞內戰爆發至今已將近6年,各界推估內戰造成死亡人數多約在25至30萬之間。但近日敘利亞政策研究中心公佈數據指出,內戰已造成至少47萬人喪生,以及190萬人受傷,近500萬人民逃離敘利亞、境內逾600萬人無家可歸,但世界各國仍未找到這場內戰的政治解方。傷亡數據比起過去大為激增。


據媒體報導,敘利亞政策研究中心公佈調查報告顯示,敘利亞內戰中,共有約40萬人因暴力衝突而喪生,有7萬人因沒有醫療、藥物、清潔用水或住房而喪命,另外還造成190萬人受傷,受傷人數比例超過敘利亞人口11%。5年內戰下來,更讓敘利亞人均壽命從2010年的70歲降至去年的55.4歲,整體經濟損失也估計​​高達2550億美元。回想穆聖時期的戰役,沒有暴力戮殺現象,沒有踐踏人權、尊嚴的軍閥,一樣維持國內邊疆的失序平靜,如今慘況讓平民飽嚐苦難,真讓人難以啟齒。讓我們回顧穆聖(願主福安之)時期的情況:先知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宗教、軍事領導者,稱得上是獨一無二的領袖。他也是眾先知的領袖,在世界上前所未聞。在光復麥加那刻,多神教徒人心惶惶不知自己的下場時,先知展示出寬容的胸懷說到:“我所要說的,就是優素福對他的弟兄們所說的:今天,沒有對你們的責備。真主亦會寬恕你們,他是所有仁慈者中最仁慈的。去吧,你們自由了!”這裡沒有像平時那樣不同宗教之間的相互仇敵與詛咒,亦沒有彼此間的歧視,更不用說窮富間的蔑視了。當下只有寬恕和慈悲,即使他們聽到真理並否認真理並且與穆聖為敵,他們也得到了寬容待遇這樣的場景敢問世上哪裡還會有?

布萊德傳述:穆聖說:你們當以安拉的名義且為安拉而戰,當討伐昧徒。你們當討伐,你們不要侵蝕,你們不要背信,不要凌遲,不要弒嬰。穆聖曾在夜間到達,他在夜間包圍某部族時不曾進攻他們直到天亮。穆聖嚴厲禁止用火刑。穆聖(願主福安之)禁止殺戮和打婦女。穆聖禁止折磨致死。而前幾天又一起在國 際新聞台非常驚天動地的敘利亞難民撤離戰地途中遭遇炸彈襲擊,百人當場死亡和數百人受重傷許多強權政府第一時間撇開責任,許多大國強權之間的爭坳中,為何偏偏要讓平民無辜承受一切災禍呢?因此,我對以色列的後裔以此為定制:除因複仇或平亂外,凡枉殺一人的,如殺眾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眾人我的眾使者,確已昭示他們 許多跡象。此後,他們中許多人,在地方上確是過份的。(古蘭經5:32”伊斯蘭支持公平公正的方法處理傷命的事宜,避免人類血債得到不公平的處置;但古蘭經更告了我們如果我們能夠容忍寬恕,那是比任何的報復更好!此並非是要信士愚昧的忍受他人的迫害傷命行為,而是體現寬容帶來的碩果將會是無比的好。


穆聖(求主賜福他)通過這些戰役實行了安全、傳播和平、熄滅煽動騷亂的火、在伊斯蘭教和異教之間的衝突中取得安定,促進和解、宣傳使命。在這些戰役中雖然穆斯林光復了無數國度邊疆,但穆聖(願主賜福之)並沒有對其他人、異教徒施加壓迫、暴政侵略。”和平相處之道,是所有人類的生存價值,也是伊斯蘭的宗旨。經歷了這麼的慘痛的惡鬥、戰爭,假若人類還沒吸取教訓,那麼嚴重的後果,恐怕就在眼前。誰故意殺害一個信士,誰要受火獄的報酬,而永居其中,且受真主的譴怒和棄絕,真主已為他預備重大的刑罰(古蘭經4:93

求真主保佑世間所有穆斯林免遭苦難,並從殘酷的戰爭中儘快得到解脫,阿敏。

(馬超興兄弟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