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孝敬父母是人人應盡的責任,但在西方社會裡宣傳“父母親節”做為孝敬父母的一個標誌,這樣的活動引起社會共鳴,的商業氣氛一年比一年高昂﹐穆斯林也應當思考對父母的孝敬﹐但我們遵循伊斯蘭的原則﹐不是今天一日給父母買禮物﹑搥背﹑洗腳﹑做家務。穆斯林應當對父母時刻關懷和安撫﹐照顧日常生活﹐滿足物質和感情上的需要。

對父母的孝敬﹐是必修善功的頭等大事﹐可以取得真主的喜悅。伊斯蘭對於孝敬父母方面,根據教義規範,孝敬父母是每個信士的天職﹐父母應受到順敬的地位僅次於崇拜真主。其次﹐伊斯蘭沒有特定某日為“母親節”和“父親節”﹐而堅持把孝敬父母的說辭化解為每天的實際行動﹐就像當年父母養育兒女那樣。如古蘭經說到﹕“你的主曾下令說﹔你們應當只崇拜他﹐應當孝敬父母。如果他們中的一人或兩人在你的堂上達到年邁﹐那麼﹐你不要對他倆說﹕'呸﹗ '不要呵斥他倆﹐你應當對他倆說有禮貌的話。你應當畢恭畢敬地服侍他倆﹐你應當說﹕'我的主啊﹗求你憐憫他倆﹐就像我年幼時他倆養育我那樣。 '”(17﹕23-24) 在古蘭經中﹐真主以命令的形式指示信士孝敬父母有十一次﹐明確的經文出現在不同的情節中。每次經文﹐都在告誡信士﹐不可忘記父母的養育之恩和他們為兒女付出的幾十年辛苦﹐又如﹕我曾命人孝敬父母。 (29﹕8)“我曾命人孝敬父母﹔他的母親辛苦的懷他﹐辛苦地生他﹐他受胎和斷乳的時期﹐共三十個月。 (46﹕15) 有關孝敬父母方面伊斯蘭的立場將其視為:

第一、真主曾經同人類締約之其中一個重要一項。而人類文明的道德原則的第一是崇拜真主﹐其次就是孝敬父母。如古蘭經說﹕“當時﹐我與以色列的後裔締約﹐說﹕你們應當只崇拜真主﹐並當孝敬父母﹐和睦親戚﹐憐憫孤兒……。 (2﹕83)
第二、應善待所有的人中首要就是孝敬父母。如果孝敬父母有缺陷﹐其他善功難以成立﹐因此孝敬父母佔有伊斯蘭的道德準則第一位。如古蘭經所說﹕你們當崇拜真主﹐不要以任何物配他﹐當孝敬父母﹐當優待親戚﹐當憐憫孤兒﹐當救濟貧民﹐當親近近鄰﹑遠鄰和伴侶﹐當款待旅客﹐當款待奴僕。真主確是不喜愛傲慢的﹑矜誇的人。 (4﹕36)
第三、伊斯蘭的道德原則規定﹐孝敬父母為人類第一要務和最基本的善功。而在父母兩位長輩之中﹐母親的地位高於父親。據阿布‧胡萊伊拉傳述﹐有弟子前來向先知穆聖請教﹐他應當首要侍奉誰﹖先知穆聖回答說﹕“你的母親。”他又問﹕“那麼﹐其次呢﹖”先知穆聖說﹕“你的母親。”他再問﹕“再其次應當侍奉誰呢﹖”先知穆聖回

答說﹕“還是你的母親。”如果按排列﹐母親應受到的侍奉和尊敬﹐不僅是第一位﹐而是佔有前三位﹐在第四個位置上﹐才輪到也應受侍奉的父親。
古蘭經又說到﹕你說﹕你們來吧﹐來聽我宣讀你們的主所禁戒你們的事項﹕你們不要以物配主﹐你們當孝敬父母﹔你們不要因為貧窮而殺害自己的兒女﹐我供給你們和他們﹔你們不要臨近明顯的和隱微的醜事﹔你們不要違背真主的禁令而殺人﹐除非因為正義。他將這些事囑咐你們﹐以便你們了解。 (6﹕151)
孝敬父母雖應當服從真主的指令﹐但若抵觸到宗教信仰的原則性問題﹐必須分清﹐不能混餚﹐瀝清宗教與孝道之間的界限,對於侍奉和尊敬父母長輩是無衝突的﹐這就是伊斯蘭的孝敬價值觀。如古蘭經說到﹕我曾命人孝敬父母----他母親弱上加弱地懷著他﹐他的斷奶﹐是在兩年之中---- (我說)'你應當感謝我和你的父母﹔唯我是最後的歸宿。如果他倆勒令你以你所不知道的東西配我﹐那麼﹐你不要服從他倆﹐在今世﹐你應當依禮而奉事他倆﹐你應當遵守歸依我指的道路﹔唯我是你們的歸宿﹐我要把你們的行為告訴你們。 (31﹕14-15)

遵循原則是生活中必要之舉。如標準和價值觀,主次明確,是非分明。如聖訓記載:曾有一次﹐兵臨城下﹐先知穆聖組織全城男子漢拏起武器﹐奔赴前線﹐保衛城內人的生命安全。當時﹐他叫住了一名士兵﹐命令他回家去﹐照料他臥床不起病中的老母。這名士兵向先知穆聖請求﹐要求上前線﹐先知穆聖對他說﹐現在對你來說﹐照顧老母比上前線為真主而戰更為重要。據拉赫曼‧馬蘇德的傳述﹐他說﹕“我曾經向真主的使者請教﹐什麼是最重要的行為﹖他回答說﹕按時禮拜。我問﹕其次呢﹖他說﹕孝敬父母。我又問﹕再其次呢﹖先知回答說﹕為主道而奮鬥----吉哈德。
伊斯蘭對父母的尊敬是具體的行為。不說逢節日為父母慶賀就當為孝敬,而平日少有實際孝敬行動。根據伊斯蘭的法制﹐父母對兒女的全部財產是擁有主權。根據聖妻阿依莎傳述﹐有一個人到先知穆聖這裡來告狀﹐說他父親欠他的債務不還﹐怎麼辦﹖先知穆聖回答他說﹕你和你的全部財產﹐都屬於你父親所有。所以子女在財產方面無論是自主賺取獲得還是由父母所給之財物父母有權使用或安排。而伊斯蘭的孝道﹐不限於父母在世的時候﹐甚至他們歸真(死亡)之後﹐兒女子孫應繼續為已故父母表示孝敬,不該停止。而不是一年中搞一個節日來紀念就好。我們祈求真主引導我們做孝敬的兒女﹐祈求真主恩賜我們的父母天堂中最高的位置﹐提高他們的品級。阿敏。

(馬超興兄弟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