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真言

么妹上小學那會兒,她爸爸買了台十四吋的黑白電視機,算得上整條巷子裡的稀缺貨。奶奶知情後,哭天慟地說什麼燒料子丟死八輩子先人了,可等晚上很多鄰居擠在院裡看節目時,奶奶卻很熱情地招呼著大家,誰能想到她白天還為此鬧了好一陣。過了兩年,爸爸又買了台單缸洗衣機。剛搬進家門,奶奶一臉陰沉,竟說叫花子存不住隔夜食,眼看娃娃們像筍一樣冒上來了,還不知道存幾個錢,等這些賬主子一個個要起錢來,愁死累死你這個當老子的。爸爸微笑解釋,這不是娃多看他媽也挺累的。奶奶一聽,自己一番好意,做兒子的卻不領情,一下心酸了,哦,別人都能用手搓唯獨你媳婦金貴;每回奶奶一道心酸,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開口就是我一個寡婦拉扯大你們弟兄三個,我容易嗎?如今你們成家了,掙錢了,翅膀就硬了......有了錢不知道多舍散,這麼張狂就不怕惹惱真主...... ;么妹聽厭了這哭腔,嫌奶奶總翻不夠陳年寒苦,快化成灰的陳芝麻爛穀子,一次次從灰塵裡被忿然扯出,想必它們都有些羞愧難當了。么妹甚至覺得奶奶是有意在找茬,這麼虔誠和孝順的兒子,她都能挑出刺兒,究竟誰在惹真主惱怒?

黑暗中一陣摸索之後,大炕中間就會出現一塊空地兒,兩邊擠緊著的孩子們習慣地在這個時候舒展一下身子或霸道地翻個身,很快炕上的那塊空地就被攤沒了。么妹常常隨後很氣惱地醒過來,因為先前被隔開的小哥一翻身就熱烘烘地挨著她的身子,然後又是打呼嚕磨牙又是含糊地說著夢話,甚至會莫名其妙擊來一拳,還沒緩過神,又有長毛的粗腿猛地重重地壓在身上,重得實在挪不開,么妹就只能厭惡地閉上眼睛等待。院子裡一陣湯瓶的叮噹聲和水響聲吵醒了黎明前寂靜的夜。再過一會兒,沙沙地腳步聲慢慢靠近炕邊,聞到一絲淡淡地蜂蜜香味,熟睡地六個孩子被使勁擠挪到一邊,再挨個把孩子們的頭扶正,把露在外邊的胳膊放回被裡,還從么妹身上挪開那條粗實的腿。這一切如月般輕柔恬靜。

王阿訇整理

有看到穆斯林也有像其他宗教的信徒一樣去探訪墳墓,難道先人(死人)真的能幫到我們活人(後人)嗎?